这一刻,飞翔字

  • 文章
  • 时间:2019-01-04 16:06
  • 人已阅读

  从前,在茫茫的海洋上有一座冰山,冰山上面没有草,没有花,没有动物,没有任何生命,只有一只来歇脚的海鸥。冰山就这样在海面上漂浮着,他尽力地避开任何陆地,生怕自己唯一的伙伴离开。  在别的同学眼里,阿丹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你若要和他一起玩,他会用一种带着小雀跃的语调答应下来,又在其他事情上拖拖拉拉,他很聪明,课上的难题他总是最快想出来,但是一到考试成绩就到了中下游,每次看他的试卷前面都是全对而后面却是一片空白,他的回答竟是时间不够。他沉默寡言,有时会自言自语,他总给人一种他很忙的感觉。问他究竟忙什么,他脸色涨红,低下头,好像心虚一样地回答:  检查。(中国作文网 www.sanwen.com)  检查?检查什么?有几个男孩子因为好奇便跟了阿丹一天却发现阿丹一天里整理了书包六次,检查一体计算题四次,检查椅子有没有放好五次,检查红领巾在不在十次,放学后从家里跑回学校看看自己承包的小花今天有没有浇水!天哪,阿丹是在干什么!班里流传起了阿丹是个怪胎的说法,几个特别兴奋的男生被班主任朱老师狠狠地批了一顿后这留言总算是被止住了。  阿丹不在乎,实际上不合群的阿丹压根就不知道这流言,甚至没发现同学们特别的眼神,因为他身边有强迫症先生。  强迫症先生一直在阿丹身边,实际上,从阿丹记事起,先生就在他的肩头了。她是一个对阿丹很温和的老爷爷,虽然只有阿丹头那么大却会让阿丹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老先生从来不教阿丹学习上的问题,他总是轻摇羽扇教阿丹要宽以待人,严于律己,要淡泊宁静,要尊师重道,孝敬长辈,要成为谦谦君子。阿丹很听老先生的话,他做的很好,他永远温和的对所有人微笑,不拒绝别人的请求。当然,温和的老先生也会发脾气,他毕竟很老了,有些事情会记糊涂,然而他又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阿丹检查已经检查过了的东西。开始的时候,阿丹会提醒强迫症先生他记错了,但在一次强迫症先生恼羞成怒地气涨了脸,一甩羽扇,把他的长胡子吹得一飘一飘的之后,阿丹便不敢喝强迫症先生较劲了。  阿丹很珍惜他与强迫症先生之间的友谊,他不怕多次检查给他带来的麻烦,也不准备和别人解释什么,他真的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先生的存在,阿丹知道自己恨自己,先生说过要做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他也很讨厌这样自私的自己,但是他又害怕,如果其他人知道了先生的存在,先生和他们走了怎么办?  ——有一天,冰山撞上了另一片陆地,上面生长着冰山从没有见过的可爱的植物,在茂密的雨林里巨大的深绿的叶子在奇异小兽的跳跃中颤动着。冰山想要靠近,但是又很害怕。  阿丹现在很烦恼,这节数学课他已经听不进去了,因为班里的转学生。这很奇怪,阿丹对于集体的概念仅仅停留在强迫症先生的“团结就是力量”的理论上,他对班里的同学一起玩的邀请有点渴望,又有点惧怕以至于他总是对班里的同学若即若离,其他同学也便不带着他了。可是,阿丹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  那个叫小林的转学生已经盯着他很久了。  不是敌视,不是讨厌,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用书本遮住老师的视线然后明目张胆地盯着阿丹看。阿丹尽力把注意力集中在书上,不和小林对视,那友善而好奇的目光太灼热了。阿丹看不进书了,他觉得自己的脸在烧。他不得已地看向小林。当看到小林的时候,阿丹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在叫嚣着,  他不是在看我!他是在看强迫症先生!他看得见强迫症先生!  他的手脚不听使唤了,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噼里啪啦”地几声,阿丹桌子上的东西翻了一地,他慌忙地站起来,眼睛还是惊恐地盯着小林。  一片死寂。  “阿丹,小林,你们两个出去。”李老师看出了两个孩子的不对劲,明明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矛盾,她想让两个小家伙在外面好好聊聊。  阿丹很慌乱,他觉得身体不受控制了,只能看着对面的小林:他愧疚地挠了挠后脑勺,他冲自己笑了一下,他好像又在看强迫症先生……  “阿丹。”阿丹突然听到了先生亲切的呼唤,终于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身体里,没,没关系,先生不是还在自己身边吗?他像僵尸一样木着脸走了出去。抬头看见了走廊那边的树。阿丹不知道那棵树叫什么名字,但是他一直觉得他很漂亮,旁的树树叶变红的时候总是变得又薄有脆,但是这棵树的树叶及时变红了,捏在手里确认能感受到生命的韧度,好像离开了枝干,它能然能独自存在。但是离开了先生的自己可以独自存在吗?  转头,阿丹看见了正在同样望着树的小林,小林也正好低头,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你,你好……”对方有些尴尬,毕竟是因为他阿丹才被赶出来的。  没有得到回答的小林有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  “额,额,你肩上的是什么?”  阿丹不回话,低头看自己的脚尖。他不知道自己该回些什么,有一瞬间他想给小林一拳让他忘了强迫症先生,但是如果这样做,强迫症先生怕是会讨厌自己吧。  “我是强迫症先生。”  “诶诶,这是新的智能玩具吗?”  “先生不是玩具!”阿丹总算吼出一句。  小林对这来之不易的回答深受感动,几乎是小心翼翼地问:“那请问强迫症先生是什么?”  阿丹咽了咽口水,有点破罐子破摔地慢慢说了出来:“强迫症先生应该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少年的声音随着他的讲话越来越流畅响亮了,从他们的相互认识到变得默契,从先生教的东西到先生最喜欢什么颜色,阿丹突然觉得说得很轻松很愉快,这和他想象中的“生离死别”好的太多了。小林听得很认真,适时地发出惊讶的感叹。秋日的风很凉爽,从干净的碧空中吹下来,吹走了少年心上的沉重,走廊上只有少年充满幸福的讲话声,教室里的老师同学默默地,默默地听着窗外的故事,他们从那声吼叫开始就把书放下了,在橙黄色的阳光下,他们似乎看见了少年肩上有个小人的轮廓隐隐约约地在开始浮现变浓,那棵老树的叶子在风中缓缓地,缓缓地飘落着。  “阿——丹——”阿丹猛地被突然放大的小林的脸吓了一跳。  “想什么呢?愣愣地傻笑。今天是你和先生的生日,同学们都在布置教室呢!别因为你是寿星就能偷懒啊。”  “啊?啊。”阿丹应了一下,两年了,他不知道同学们竟然能那么快接受先生的存在,而先生也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有时候自己总是这样庸人自扰地被一些胡思乱想所束缚住脚步,束缚住心。其实也不需要苦恼些什么,只是那时候总是不愿意相信别人,不过,幸好,我有自己的同学,有阿林。“谢谢。”  “什么?谢谢?诶,你这家伙别想用一声谢谢就偷懒啊。快点过去!”  ——冰山消融了,变得繁花似锦,绿树成荫,海鸥在树上盘旋。没错,这是个童话故事,但也是个真实的故事。当你的强迫症先生来到你身边的时候请不要慌乱,只需要找到你所有的好朋友,然后挂上大大的友善的笑脸和他打个招呼:  你好,强迫症先生。  清泰实验学校801班楼晗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