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者眼中的日本军事化步伐

  • 文章
  • 时间:2018-09-21 15:40
  • 人已阅读

近年来,对于太平洋对岸遥远的日本的民族主义的兴起,大部分美国人知之甚少。即使知晓日本的情况,美国也对日本的现状感到比较满意。十多年前美国有强烈的意愿希望日本承担更多的军事责任。那时日本有着强劲的经济增长势头,而美国却有着巨额的财政赤字却希望扩展在全球事务中的作用。当时美国认为日本的贡献是不够的。

今天的形势发生了变化。如今美国对广泛地参与国际事务变得不那么感兴趣,这也源于国内财政状况的现实。从2001年至今,美国已经连续处于战争状态12年,这也几乎是其历史上持续最长的战争状态,恰如中国从1937年抗日战争到1949年内战结束那般漫长。因而,如今的美国已明显变得内敛。

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欢迎日本对美国的军事支持,但由于美国向内转的趋势,日本军事支持对美国的吸引力也逐渐减弱。同时,长年来日本经济的停滞也是大家共知的现实,而这样的心态在共和、民主两党也都存在。

但是,美国也并非不担心日本的军事化举措。遥远的地理距离使得美国对日本威胁感受相较于中国截然不同。尽管二战中美国曾与日本作战,但并不存在“珍珠港心理”。即使对于那些曾有亲属在珍珠港事件中去世的家庭来说,经过多年以后,心理上的影响也几乎不复存在。这与中国人、韩国人的心理感受不同。

或许两国之间更多的青年交流可以缓和这种历史心结,对整个地区的稳定都有好处。但战争毕竟已经过去60多年,如今日本的确存在再次对周边地区构成威胁的可能性,但是否能走到最后一步,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外部形势给日本带来的刺激。

毋庸置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后采取过诸多挑衅性行为,他的一些言辞也缺乏考虑。他本人出身军国主义家庭,因而从他内心来说,或许认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但同时,他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第一次担任首相时首访国家便是中国,在其担任首相期间也从未参拜过靖国神社。他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非常熟悉。无论他的心是怎样的,很肯定他的头脑仍然是理智的——他深知中日关系稳定的重要性,也知道美国不会鼓励日本走向军事化。上世纪80年代,罗纳德·里根曾大力鼓励日本增加军备。但从克林顿1993年执政以来,美国再没有鼓励过类似的事情。

不容忽视的是,朝鲜在美日军事同盟关系中始终是重要因素之一。在克林顿执政时期,美日间曾为针对朝鲜半岛可能发生的危机,加强日本作为美军的基地而签署《防卫指针》。在共同防范朝鲜方面,美日也共同建立了导弹防御系统。虽然这个系统距离中国很近,但实际上中国目前拥有导弹的威力能够轻易突破该导弹防御系统。因而美日的导弹防御并非针对中国,仅针对北朝鲜。

美国希望中国能够了解,朝鲜发展核武器和远程运载能力的行为对日本乃至周边构成威胁。美国所担忧的不是日本回到上世纪30年代的军国主义路线,而是受外部因素的反应而不断加强自身的军事化,同时也激发周边国家的军备竞赛。

安倍上台后,由于经济改革与奥运会申办的成功,其民意支持空前巩固。甚至有人说,如果2018年举行选举,安倍仍旧能赢,甚至能一直担任到2020年。如果这样,将有一个不一样的日本展现在世界面前。但安倍若想修改宪法,仍需要2/3以上的多数支持,这一两年来说仍然非常困难。但如果日本经济强劲复苏,安倍仍旧民望高涨,修宪也可能浮出水面。但这一区域目前的不确定性之处,同时也是美国急切希望得到中国合作之处,仍是朝鲜半岛及其周边地区局势的稳定。

安倍在修宪问题以及扩充军备方面,目前仍然缺少国内政治上的支持。今年日本组建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加强其情报能力,这些或许能够成为日本军事化的基础,但也是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都会做的。而日本的特殊性恰恰在于它长期缺乏安全保障的能力。美国不希望中日之间开展军备竞赛,而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就需要承认日本的正常国家地位。

关于中国国内对于美国利用日本遏制自身的担心,我认为双方应当超越传统的权力制衡的思维。尽管国际关系中绝对的透明并不可能,但相对的透明仍是需要的。对日本而言,如果认为美国不可信,日本的民族主义也将被激发,从而刺激日本摆脱美国的控制。

同时,中国对朝鲜如果过于放纵也将导致同样的结果。如果朝鲜能真正获得运载核武器的能力,这也一定将激起日本的军事化。据我从首尔得到的消息来看,朝鲜在未来的3-4年内将获得这样的能力,而安倍也很可能仍然担任首相,因而朝核危机的危险性事实上超出很多人的认知。

从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就推演过朝鲜核试验刺激日本武装,从而激起中日军备竞赛的状况。中国的决策者可能将朝鲜作为一张牌,在譬如台海等问题上牵制美国。从权力政治的角度这也许是理智的,但同时也相当危险,因为这将使得日本再次武装的可能性大大上升。

日本不希望在美国面前丢掉颜面,当然中国也不希望丢掉颜面。如何使美日之间的信任破裂,而让日本一意孤行,或许符合中国在东亚长远的战略构想。但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都无意离开东亚。

上一篇:灾官与福官

下一篇:没有了